首頁 > 資訊中心 > 創業資訊 > 創業不易我很感動,但是押金一定要退 > 正文

創業不易我很感動,但是押金一定要退

來源:脈脈編輯部 (id:taoumaimai) 時間:2019-06-10 我要評論()
    ofo所經歷的一切絕對會在中國商業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而在目前這場涉及到1100萬人,金額已經超過10億人民幣的大型排位討債風波中,ofo創始人戴威所表現出來的態度至少是非常有擔當的。在12月19日給ofo員工的內部信中,戴威也表達了自己將會對所拖欠的債務負責到底。 這封內部信情真意切,言語之間

ofo 所經歷的一切絕對會在中國商業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而在目前這場涉及到 1100 萬人,金額已經超過 10 億人民幣的大型排位討債風波中,ofo 創始人戴威所表現出來的態度至少是非常有擔當的。在 12 月19 日給 ofo 員工的內部信中,戴威也表達了自己將會對所拖欠的債務負責到底。

這封內部信情真意切,言語之間飽含著一名創業者在十字路口上的掙扎與執著,一時間輿論風向也發生了巨變,不少此前討伐戴威的媒體一夜之間口風突變:我們要尊重創業者的情懷,押金大家就別要了,如果你要表達對 ofo 的支持,再充一筆押金進去也未嘗不可。

當然,不要押金甚至自發充值這個完全是個人自由,但是這種行為不應該上升到倡導和主張的高度,因為這種倡導的邏輯是典型的中國式邏輯:問態度不問事實,問動機不問是非,問親疏不問道理。

事實就是如果戴威都算創業不易,那么其他的創業者來說是不是天生自帶地獄難度?家境優渥的戴威從小到大都是順風順水,從北大光華管理學院畢業之后參與的是一場中國有史以來最大的燒錢游戲之一,在這場游戲里面,他只用了不到三年時間就完成了 99.9% 創業者畢生都做不到的體量膨脹。

依靠資本的力量,ofo 在共享經濟這個去年最大的風口上飛到了一個完全失控的高度,而戴威最大的決策錯誤也正是想要在一個失控的高度去重新奪回公司的控制權,于是在資本方想要復制滴滴和優步式的合并結局的時候, ofo 拒絕了這個建議,從而導致和當年的救命恩人朱嘯虎決裂,當然朱嘯虎也沒有損失什么,套現 100 倍光榮退局,但是對 ofo 來說在資本市場它失去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 朱嘯虎

隨著那些職業經理人的退出,戴威拿回了公司的控制權,但是也發現給他留下的是一個巨大的爛攤子:ofo 產品本身巨大的設計缺陷導致市面上能夠繼續使用的單車越來越少,嘗試的多種變現手段也沒有任何效果,快速發展過程中管理層面出現的貪腐等問題也在此時產生了極大的負面效應,而最可怕的還是此時媒體對于這個創業明星公司正在急劇衰落狀況的持續跟進。

這種長時間大規模的報道所帶來的是大眾的恐慌,ofo 要涼的信號在大家心中日漸放大, ofo 的用戶開始大批量的申請退還押金,而賬面上已經所剩無幾的 ofo 面對這種情況也只能采用拖延的方式來應對,反而進一步的擴大了大眾心中的恐慌之情,如此惡性循環,終于在這個十二月達到了頂峰,1100 萬債主站在了 ofo 的面前,在 ofo 的樓下、在 APP 上、在各處排成了一列又一列的長隊。

 讀完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相關閱讀:
網友評論:              已有條評論,共人參與,點擊查看
平特精版料最快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