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創業經驗 > 創業就業指導 > 創業指導 > 創業者應該回歸問題,而不是沉迷于答案 > 正文

創業者應該回歸問題,而不是沉迷于答案

來源:價值中國 時間:2015-10-14 我要評論()
    大家知道真格投過一些含金量極高的科技公司的時候,人們自然會問一個問題:徐小平來自中央音樂學院;我來自北大。我們倆人的本行都是人文。既無高科技的細胞,也沒有互聯網的體驗。以前做的新東方,雖說有O2O,但主要只認線下,不認線上。現在,我們真格做的卻是引領未來的事業,甚至有些和極近的現在毫不相關的事情。

  大學生創業網訊 這張照片是我6月份接到的一個神秘邀請,他們請我出演某科幻片的群眾演員,說這個演員“很重要”,要坐在兩位主演旁邊聆聽展示未來的場景。聽到后,頓時我的文藝細胞發作了,在沒談酬勞的情況下就迅速答應了。后來發現,酬勞是一份盒飯。

  這部電影是《三體》。

  由于我參加了演出,小說獲了科幻諾貝爾,“雨果獎“,當然不是因為我的參演。但是,我為這部偉大的著作自豪。

  為什么今年真格基金大會沒請大佬,而是以這樣一種文藝的、科技的、甚至哲學的思考作為大會主調?

  大家知道真格投過一些含金量極高的科技公司的時候,人們自然會問一個問題:徐小平來自中央音樂學院;我來自北大。我們倆人的本行都是人文。既無高科技的細胞,也沒有互聯網的體驗。以前做的新東方,雖說有O2O,但主要只認線下,不認線上。現在,我們真格做的卻是引領未來的事業,甚至有些和極近的現在毫不相關的事情。

  今年的10 月,真格基金將經歷它成長的四年。當我們為我們自己的投資表現深感自豪的時候,我們發現,我們倆正是憑了與高科技毫不相干的背景,帶領著優秀的團隊,四年里投到越來越多的不僅改變現在,更多的甚至是改變未來;不僅在改變中國的生活現實,甚至將引領世界某些領域的極有潛力的公司。

  我們靠的是運氣嗎?不是。至少不全是。我們知道,我們就是靠著一個東西,那就是我們的人文背景。人文背景,讓我們敢想別人不敢想的東西,敢嘗試別人不敢嘗試的東西。因為,當我們身上一無所有的時候,整個世界其實就是我們擁有的東西。因為,憑借了人文的基礎,所謂“界限”,在我們的思維里,沒有這個詞匯存在的可能。

  科學,從它誕生的那一剎那,就是去發現事實,或者去推翻事實。這是科學全部的使命所在。

  藝術干什么呢?藝術要“無中生有”。它用人們想象不到的可能性,不斷地創造“事實”。

  當解剖學完全清晰地解剖了人的全部容貌的時候,畢加索的橫空出世,讓人對人的物理屬性/生理屬性產生了嶄新的理解和視角。當年畢加索給他的朋友格特魯德·斯坦,如果大家看過《午夜巴黎》就知道,一個女同性戀者,她是現代主義文學鼻祖之一,海明威膜拜的創作導師。

  畢加索畫了一幅她的肖像。當畢加索完成這幅畫作,她展示給所有朋友,包括各個行業的優秀的先鋒藝術家看的時候,這些藝術家無一例外嘲笑畢加索這幅畫,并且問他,說你怎么會去找畢加索,把你畫成這個樣子,根本不像你。畢加索給出了一個非常經典的回答。大家現在到紐約的MOMA去看,它成了這幅畫的說明。畢加索說:她會像這樣的(She Will.)。

 讀完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相關閱讀:
網友評論:              已有條評論,共人參與,點擊查看
平特精版料最快更新